上一篇:不道德关係 下一篇:没有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一章
  
  
  北部某山区,女军官寝室。
  
  黏腻的湿气,冉起躁热的烦闷,却无法影响房间内淡淡的欣喜。时钟滴答滴
答地走着,静谧地诉说假期的来临。
  
  两位貌美的女军官,进行着放假前的最后手续。
  
  其中一名肩上挂起一朵梅花的女官,神情轻松地褪去深绿色的迷彩上衣,随
着柔软不失修长的手指往下解去,展露将底下布料牢牢撑起,一对饱满浑圆的双
峰。
  
  咻!
  
  迷彩上衣被丢进洗衣袋。
  
  她的双手正要将迷彩汗衫脱去时,一阵短促的铃声响起。
  
  「喂!老公啊……有没有想我呀?……哼嗯,今天人家临时留守,没办法回
去……对啊!超讨厌的……人家也好想你呦……成汉小宝贝,妈妈今天要留在军
中,没办法回去,你到外婆家要乖喔……老公!我也爱你,啾。」
  
  肉麻亲密的话语,从看似严肃的女少校嘴里讲出,感觉并无任何违和。尤其
是电话挂掉前的亲吻声,更是浑然天成。
  
  军官与贤妻两个角色,巧妙地融合成一体。
  
  不过,房内另外一位肩上两槓的女官显然不认同对方的说词。当女少校说到
今天真的要留守,电话对方隐约传来惋惜声时,她就不自觉地勾起笑容:
  
  「噗嗤!」
  
  她的笑声换来女少校的注意,两人四眼对望,相视而笑。
  
  同时,上半身的迷彩汗衫也在讲电话的途中,不知不觉地离开她的身体,呈
现出那双美乳的真实面目,白皙晶莹,滑顺软嫩,被典雅的浅色胸罩给拖起,挤
压出一道深邃的长沟,美不胜收。
  
  接着,女少校轻解着迷彩裤,微低的脖颈带动墨发的流淌。
  
  说时迟那时快,纤纤秀气且修长的手指柔情滑过,顿时替她拨整因脱衣而凌
散的长发,揭露底下性感的后颈:另一只手则从后方穿过她腋下,按压到胸前的
钮扣。
  
  咖搭!
  
  弱弱的一声轻响,换来秀气灵巧的手掌取代向下自体坠落的内衣。细腻的手
掌端起女上校的乳肉,手指抖动爱抚。
  
  双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女中尉。
  
  「学姊…你骗你老公喔,明明就已经在换装了,却还骗你老公说要留守。」
  
  同为女性的中尉,非常瞭解学姐胴体的每一处敏感。用残余的手,力道恰到
好处的在那光滑细緻的背上滑动,抚摸着纤细的腰间。
  
  性感地带的挑弄,勾引出若有似无欲望,彷彿淡淡的火苗,被点燃且逐渐旺
盛起来。随着乳罩的褪去,女少校全身只剩一条与内衣同色系的内裤,隐隐约约
地蔽掩自己身为女人最美妙的祕境。
  
  「那是…要给我老公来个意外的惊喜……嗯…蕙玲…学妹,不要啦……要…
要放假了……现…现在不要……等收假后…我们……再…再来…嗯……」
  
  语意模糊的呢喃,透过女少校的樱唇轻声地唱出。
  
  委婉的拒绝,并没有让这位叫蕙玲的女中尉,有任何停止的意味。她的手指
从腰间顺着肚皮慢慢地滑回丰满弹手的嫩乳,渴望的双唇凑在对方的耳边娇嗔地
说:
  
  「佳瑶学姊……你太狡滑了,是你当初在学校让我知道女生间专属的美妙,
是你领我进入这个领域,可是你却在毕业后丢下我跟男人结婚去。你看……你的
肉体充满成熟性感,看不出小孩都上小学了……」
  
  蕙玲的双手扣住佳瑶的嫩乳,拇指与食指掐住绯红色的蓓蕾。微微施力,就
见近乎透明的白色乳汁,不由自主地渗出。然后,她又说:
  
  「…啧啧……好香的味道呦……我在外面的『女』朋友没一个比的上你……
学姊…人家忍不到收假,我要……就像当初在学校那样……」
  
  贪婪的话语传出,接着蕙玲就从后面的熊抱换成相拥的姿势,带着侵略性渴
望的押领着佳瑶坐到床上,狠狠地压上去,用情欲的眼光深深地凝视。
  
  「学妹……」
  
  打从前段时间蕙玲调到单位后,佳瑶的心中便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不用说
她平日注视自己的眼神,还有一些近乎亲密的举动,莫不诉说她想要的事情。
  
  而今天,终於被她给逮到机会。
  
  蕙玲将往事赤裸裸的重提,令佳瑶想起以前在军校里的同性恋曲。脸上刷一
声地臊红,随即觉得不应该的情绪,瀰漫在心头。
  
  「我要回家了…要给我老公惊喜…也要…蕙玲,我…我们不能在像以那样…
拜託……」
  
  「学姐……我知道…我不会让你太累…让我…就让我来主动吧…你只要躺
着就好……」
  
  蕙玲很坚持。
  
  没有再多说二话,蕙玲急躁地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甩落到地上,双手将佳瑶
温柔地放倒在床上,高挑修长的双腿略带强势地将佳瑶的双腿分开到两侧,水蛇
般的腰部轻柔地摆动,令自己火热的肌肤磨蹭着佳瑶的大腿内侧。
  
  「嘶…」佳瑶本能地挣扎,「…不……」
  
  她不是不愿意,只因为结婚后那条道德的界线让她不敢放开。
  
  说实话,女人永远比男人更瞭解女人,比起与丈夫的肉棒带给她性爱欢愉,
那种女性才有的独特温存,更是让她难以忘怀,无法自拔。
  
  同时,美女的魅力不论男女都有着一定的吸引力,何况蕙玲是一位放到任何
地方,算是佳丽的美人。
  
  也因如此,佳瑶没有办法将蕙玲狠心地推开与拒绝。
  
  行动代替言语,蕙玲热情地亲吻佳瑶的脖颈,好像蜻蜓点水,却又充满着无
比的侵略性,一路攻城掠地。她很清楚,这里是心爱学姊的敏感带之一,光是抚
摸和吹气,就能产生愉悦的快感。
  
  分泌出湿黏黏的爱液,漾着无限的春情。
  
  不专注在重要部位的挑逗,蕙玲一手抚颊,手指拨弄着佳瑶柔软的双唇,让
指腹顺着着唇肉刻画弧形的轨迹,来回不停;仅存的另一只手,眷恋地爱抚着生
过小孩,却丝毫不留痕迹的纤腰,在那滑而不腻的肌肤上不止地游移。
  
  从腰间到背腰,按处沿途的穴道,不重不轻地给予刺激,增添体温与欲望的
上升。搓揉了一阵后,才滑到不带一丝污秽的肚脐,调皮地在里头轻挑挖弄。
  
  「唔……」麻痒的感觉瀰漫全身。
  
  佳瑶的挣扎渐渐转弱,任凭蕙玲在自己的娇躯上恣意放肆。
  
  鼻腔间,尽是她带有香甜的女性体味,搭配轻缓的温柔抚慰,让佳瑶十分受
用,就宛如享受高级的按摩般,全身的毛细孔不仅彻底地放松,且兴奋地绽放开
来,品嚐着一吻一摸的陶醉,将她的性欲慢慢加温。
  
  「学姊…你,你好美……」蕙玲情不自禁地讚赏着。
  
  「不,才没有这回事呢…」她的话语,让佳瑶稍稍恢复神智,谦虚说:「…
我,我哪有你的好身材……」
  
  佳瑶不以为然,注视着眼前的蕙玲。
  
  模特儿的身高,漂亮的瓜子脸蛋,匀称的胸围,还有纤腰与翘臀,以及那迷
死人不偿命的长腿……她依稀记得,数天前蕙玲刚到单位时穿着军便服的英挺模
样,衬衫加窄裙,让多少弟兄在集合场上露出他们的明显反应。
  
  一根根勃起的阳具,把迷彩裤顶出突起的形状……
  
  「哪有……人家胸部没有学姊这么大又柔软,长相也不如学姐的清纯可人。
还记得么?学姊当初在学校可是蝉联校花四连霸,且受邀上莒光节目主持…」蕙
玲如数家珍地讲起佳瑶的过往经历,满脸崇拜地说:「…更不用说,学姊你这哪
像生过小孩的身材,还有啊……咕噜……这么香的奶水,啧啧……太美味了。」
  
  蕙玲一边反驳着佳瑶的讚美,像是捉弄似地含住她渗出乳汁的蓓蕾,贪恋无
比地吸吮着。
  
  「学妹…嗯……别吸这么大力呀……啊哈……要……要不是我老公不给我
打退乳针……我哪会还有奶水……嗯嗯……不要那样……嗯哼…不行…会…我
会叫出来的……」
  
  由於体质特殊,再加上老公的要求,佳瑶尽管小孩已上小学,但奶水在吸吮
挤弄下,仍会从她鲜美的奶头上流出。陷入情欲的佳瑶,在蕙玲的弱点攻击下,
炙热的肌肤漾起红晕,透露出难以言喻的性感,嘴鼻之间的气息,吸吐出风姿卓
越地成熟韵味。
  
  「那…就叫出来吧!」
  
  蕙玲从肉体的反应回馈得知,眼前这位妩媚的人妻军官动情难耐,渴望着她
接下来的欺负。嘴上不停地在那乳珠上又吸又舔,让口腔里都充满风味独特的奶
水,两只手从丰满的胸部往下滑,悄悄地把那碍事的内裤褪至地上。
  
  自己也将发烫的身子给紧贴上,用她锻炼有加的小蛮腰紧挨着佳瑶的耻骨不
停地磨蹭,感受起学姊丛林内的嫩肉分泌湿润的黏液,幻想着到即将到来的美妙
时刻,下体也是一团火热。
  
  「学妹,嗯嗯…还…还捉弄我……啊喔…我,我也要反击了…咦?你的胸部
最近似乎又长大啰…哪有比我小到哪去……」
  
  性致被挑起的佳瑶,一时间不再顾虑那么多。两手握上蕙玲的嫩乳,同样淫
秽的撩弄起来。
  
  「啊哈嗯…学姊……呵嗯……我受不了了……我要…我要……」
  
  蕙玲飢渴地吻上佳瑶的成熟的双唇,两舌交缠。
  
  「啧啧……」
  
  湿润的唾液在口内搅动,发出猥亵的声音:双乳交缠在一起,挤压成不同的
形状,如麵糰般被压扁,躁动的情欲血丝浮满各自的乳房,彰显她们此时的情欲
高涨。
  
  这个景象若被他人给瞧见,绝对会跌破众人的眼镜。
  
  四唇终舍,牵丝的汁液及嘴角流露的淫唾,把女性柔情的淫欲给流露无疑。
两女又换了个姿势,相互侧躺,把不知羞耻的猥亵下体,摆放到彼此的面前,勾
引诱惑。
  
  佳瑶茂密的阴毛早已湿淋一片,淫荡的沾黏在小腹:而蕙玲却略显稀疏,阴
毛上那几滴晶莹的淫露,在光线的照射下七彩灿烂。
  
  两人的手掌,下意识地爱抚着对方的秘处,给予更多的快乐。
  
  「学姊……啊…嗯呀……好……好舒服…喔啊……」
  
  「呼呼…好多水……啧…蕙玲…你好色……今天流那么多……」
  
  「嗯啊……学…学姐…你…嗯…你也流不少…你听……」
  
  从手掌到手指,灵活万变。
  
  蕙玲不甘示弱地把手指探进佳瑶肉缝,深深地钻入、勾弄。顿时,湿濡的阴
道在搅弄下发出「滋噜滋噜」的淫荡声音。
  
  「啊啊……蕙…玲…不要那样弄……啊…那样我…会叫得……外……外面
会听到……啊啊……不行……」
  
  「学姊…嗯哼……放心吧…弟兄们和主官早就离开,且这里是四楼,楼梯间
又有铁门,没关系的……啊啊……学…学姊你……呀啊啊……」
  
  在蕙玲解释的时候,佳瑶也应和着这副她比谁都熟悉的青春肉体,进行强烈
的攻势。修长的手指迅速地戳刺她紧窒的阴道,找到深处最敏感的部位,忽快忽
慢地挖弄颤动,令蕙玲淫荡的呻吟。
  
  「啊啊……学姊…啊……不…不行……哈啊啊……好舒服…我…啊啊……」
  
  「蕙…玲…啊啊……你…你也……不要……这样弄……啊啊……」
  
  两女很有默契地加快速度,试图让对方先行投降。
  
  除手指外,双唇也加入辅助的角色,由轻柔变得炽热,吻嚐着彼此最羞人的
私密处,激起情欲的升温,令两人的俏脸愈加火热,呼吸的起伏骤增,甚至是深
藏胸里的心脏,亦是急促地跳动不同,反射在肌肤上。
  
  刺激无比的性爱体验让她们陶醉在其中,哼唱出声声甘甜娇腻的吟啼。愈是
欢愉,就愈加卖力,想把自身体会到的舒爽心情,回馈到对方身上。
  
  同时间,俭朴的寝室早已没有原本庄重严肃的气息,转化为春色盎然的禁忌
基地。若有似无的羞耻芬围,仅存地微微飘荡,不知为何地增添佳瑶与蕙玲的兴
奋情绪,按捺不住地大胆起来,缠绕彼此的胴体上去。
  
  渐渐地,炽热糜烂的声响越显清晰,两位女军官的呻吟炙热炽情。强烈的性
爱欲望,不自觉地把两人的身心给驾驭。主动吸吮的嘴唇,再也无法跟上氾滥的
速度,不仅脸蛋与手指上沾黏着无尽的湿润爱液外,连底下的床垫,亦承接着两
人的荡漾,如証据般抹在洁净的床单上。
  
  「哼啊啊……蕙玲,别,别……学姊求你,咿呼呼……好酸…好麻……在这
样的弄下去,呜哈…我会……我会不行呀,蕙玲,嗯啊啊……」
  
  率先认输的人是佳瑶。
  
  她漉漉的阴阜被蕙玲插进两根手指,忽大忽小的探弄,充分地展现出她丰富
的手法与经验。且另外一只手则是钻入菊蕾内,左转右扭地在佳瑶害臊的部位挑
逗不停,双重的刺激,迫使佳瑶哀声地对蕙玲开口求饶。
  
  「嗯喔……佳瑶学姊…呼呼……很棒的感觉,对不对?哈啊…瞧你的爱液飞
洒乱舞,喷得我满脸都是…嗯啊……」蕙玲的呻吟也未减弱,在佳瑶的抚慰下,
仍是瞇着眼欣喜地享受。
  
  听着学姊的央求,她下意识地减缓手中的力道,慢慢地把小嘴给凑进去,伸
吐出细薄粉红的舌尖,猛然地舔弄起佳瑶隐密处残存地最敏感部位──
  
  那颗在阴唇顶端翘立斗艳的殷红珍珠。
  
  「咿呀呀!」
  
  佳瑶瞪大双眸,赤裸的娇躯剧烈地扭动着,两穴的戳刺,对她本是难熬的折
磨。而现在加入第三重的刺激,快感宛如等比级数,亢奋地娇吟由内而外地喷发,
来自蕙玲一边舔着阴蒂,一边用手指抽插,又是欢愉又是痛苦。
  
  如疯似颠的快乐,全数灌予她的身体,不断地凝聚、累积,接着一滴不留地
回覆给蕙玲。
  
  神志朦胧的佳瑶,模仿着蕙玲施与给她的愉悦,也用手指快速地抽动抠挖起
她面前的两处洞口,沾满润滑的黏液,发力运作。并边用嘴唇吸吮着蕙玲淫濡的
阴唇,贪婪地吸吮不止。
  
  这下,换成蕙玲颤抖地呻吟:
  
  「啊啊……学姊,噫呀……太快了,呜啊……天啊……」脸泛红潮、眉目含
春的蕙玲,彷彿与佳瑶同步,胴体跟着剧烈地扭动。
  
  随着细腰摇摆,带动双峰波涛般地跳动、翻滚,荡出一团团耀眼的雪白,纠
缠不停。其中,两点殷红的蓓蕾越来越大,越来越挺,反应着她们身体的热度,
肿胀到极致,鲜嫩欲滴、春光无限。
  
  两人的激情随着动作极剧加温,带出快感的汹涌波涛;浪叫的堆叠,一层又
一层,无暇地融合在一起。
  
  下一秒,两人飙高八度的欢愉吟啼,同时达到情欲的巅峰。
  
  「啊…学…学姐……啊啊……这样……啊……我……我要……啊啊啊……」
  
  「啊啊……蕙…蕙玲……嗯嗯……我……我也要……啊啊啊……」
  
  炸裂的高潮,让佳瑶与蕙玲体验到许久未品嚐的同性绝顶。不同於男人的阳
具赋予的强烈快乐,而是连绵不绝的欢愉。
  
  直到全身的力气用尽,两女才瘫软地躺在床上,互相看着彼此狼狈又淫荡的
模样,不住发笑。
  
  佳瑶那成熟中带的甜美的脸蛋红通通的,灵媚的双眼溢满浪荡的春水;蕙玲
刀削玉琢般的俏脸上佈满情欲的潮红,丝毫没有平常面对部队的冰冷……
  
  良久,两女做些简单的梳理,看看时间也近七点,才意尽阑珊地换装。
  
  「惨了,坏掉了,这下怎么穿回去啊!」
  
  途中,蕙玲听到学姊的惨叫,急忙转头望去。便看见佳瑶的手,挂着应该是
胸罩的东西。
  
  看样子,刚刚的激情把这玩意给被弄得变型,虽仍能穿上,但那感觉绝对不
会很舒服。
  
  「学姊对不起,这绝对是个意外。」蕙玲吐了吐舌头,一脸抱歉。随即,道
完歉的她又提起鬼点子说:「反正学姊身材那么好,也没要去其他地方,乾脆就
别穿了」
  
  「也只能这样子了。还好车子就在楼下,载你去车站后我就直接回家,豆腐
要吃也只是给我老公吃,嗯……不知道我老公看到我没穿会有什么反应?」
  
  想着老公可能会……佳瑶心底冒起一阵异样的兴奋。
  
  转眼间,她把剩余的衣物给穿上。
  
  是套红色绑脖性感低胸雪纺纱的连身洋装。没了胸衣的遮掩,丰满雄伟、白
皙水嫩的双峰,便从低领开口形成一条情色意味浓厚的深邃乳沟。
  
  皎白细緻、滑不留手的美背在那微卷的头发下隐约可现,当佳瑶举起手撩整
自己的秀发时,水嫩的乳峰从侧边不断的散发诱人的气息。
  
  白皙的大腿穠纤合度,不需要丝袜的修饰就显得完美修长,腿肉性感的裸露
出来,搭上一双高跟的果冻鞋,将小腿曲线紧绷的更加修长,这身打扮让她看起
来有成熟女人的性感,又带着淡淡的清纯。
  
  要说她今年三十六岁,有个上小五的孩子,任谁也不相信。
  
  「学姊,好正喔!」蕙玲讚叹地说。
  
  「你少贫嘴了。」
  
  蕙玲则是一身红色细肩带小可爱,配上皮质热裤,脚上穿着高统马靴,穿着
就如同在外人眼中的印象,美丽性感的冰山女强人。
  
  再来,佳瑶将蕙玲载到客运站前下车,两人互道再见后,便开往回家路途。
 第二章
  
  
  嗶嗶!
  
  車門上鎖。
  
  佳瑤將車子停放在公寓附近,玩心大起地往家裡前進。
  
  嗯嗯…兒子被送到娘家……那麼,老公現在應該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吧……嘿
嘿……如果我回家,一定能給他驚喜吧……
  
  佳瑤的腦海,盡是一連串的對於家裡的猜想。此外,還有些異樣的情緒,悄
悄地瀰漫。
  
  老公一定會很興奮吧?如果告訴他我裡面沒穿的話……
  
  進入公寓外側的鐵門內,依舊未見到樓下的管理員張先生。他應該還是拿著
他那支警棍到處晃,不喜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叮!
  
  電梯抵達,左右大開。
  
  裡頭的鏡子反射出此時的自己。佳瑤望見自己白皙的臉蛋浮著一抹嬌媚的紅
暈,渾身發熱的體溫仍未平息。
  
  挺胸打直,勻稱的雙乳微微地抖動,柔軟綿滑的峰肉,隱匿在連身裙裡,卻
無法掩飾其模樣與彈性。尤其是突起的頂端,少去胸罩的遮蓋,乳蕾的圓潤若隱
若現。
  
  視線一瞧,就發覺到底下的蓓蕾不由自主地發燙。
  
  討厭……都是蕙玲啦……
  
  佳瑤暗自地責怪她的學妹,然眼光持續地由上往下,躍過兩乳來到平坦光滑
的小腹,按耐不住地投向兩腿的頂端,看透洋裝的布料,是自己成熟的陰部,那
被丈夫疼愛有加,更孕育出心愛結晶的生命地帶。
  
  踏入電梯,按下住所的樓層。觀看電梯數字層層攀升,離家越來越近。
  
  不知道為什麼,躁動的情緒又悄然復甦……
  
  感受體溫再次上升,佳瑤的雙腿默默地夾緊,而位於根部的嫩穴,居然狂跳
不停。連忙放鬆雙腿,就發現到被空虛地氣氛給包圍。
  
  「咕嚕……」佳瑤忍不住吞嚥一口唾液。
  
  與此同時,濕黏的體液不受控制地泊泊流出,帶出奇異的騷癢,充斥且環繞
在心頭。
  
  ……怎麼回事呢?
  
  當佳瑤這樣想的時候,她的手卻早已經沒入自己火熱且騷癢的雙腿間,隔著
連身洋裝,輕撫按壓起自己饑渴的私處,品嚐著一股強烈的情慾沖向腦部。
  
  「嚶嚀……」清脆嬌細的呻吟,從喉嚨間流淌。
  
  轉眼間,中指已經來到熟悉的兩片陰唇間,前後來回地滑動,享受著一陣陣
火熱的感覺擴散到全身,腦海裡不停地放送起方才與蕙玲的愛慾纏綿。
  
  兩腿間滑動的手指,似乎開始腫脹伸長。一瞬間,有股電擊般的快感從陰道
向外流竄,點燃全部的情慾,佳瑤感受到自己的陰道收縮,無比渴望起男人陽具
的插入。
  
  咚!
  
  電梯到達選擇的樓層,讓佳瑤脫離幻想,回歸現實。
  
  「嗚呀!」
  
  仿佛被魔咒般地控制,佳瑤驚醒地回過神。她立刻感覺到身體的變化,特別
是股間的泥濘不堪,使尚未完全清醒的思緒變得混亂且害臊,但又挾帶著奇異的
一種期待興奮……
  
  可是……自己到底期待些什麼呢?
  
  拿起包包內的梳子,佳瑤簡單地將分散的頭髮綁個簡單的馬尾,讓原本被頭
髮掩飾的深邃乳溝蹦露出來,白皙嫩滑的美背也展現出女人獨特的誘惑。
  
  鏡子內的自己,比起剛才更為媚態。
  
  胸前的雄偉深邃的乳溝滲出些許細微的汗珠,讓那性感的肌膚更添幾分情色
的淫蕩。不用說撐起高聳聳的胸前,兩點色情的突起,已是明顯的模樣。還有夾
進兩腿間的洋裝布料,佳瑤臉上泛起一陣羞怯紅暈。
  
  ……怎麼會……會在電梯裡發情呢?
  
  結婚多年的她,正邁入人們常說的狼虎之年,不知是否當軍人長期與男性相
處的關係,那控制性慾的男性賀爾蒙似乎不斷地分泌著。
  
  自己強烈的性渴望,愈來愈飢渴。但由於部隊的任務需求以及顧慮小孩,讓
她和丈夫平均一個月才能有一次獨處的時間。
  
  因此,平時那無法宣洩的慾望就僅能靠自己來稍稍解渴。
  
  然今日與蕙玲的虛鸞假鳳,又讓她無法克制自己的躁動,更想要老公的陽具
來彌補胴體的寂寞與空虛。
  
  叮!
  
  電梯抵達。
  
  門開,佳瑤收起梳子、整理自己的儀容轉身要走出電梯,卻發現一個渾身酒
氣的男人站在門外。
  
  「咻──」男子吹起一個輕佻的口哨,不規矩的眼神上下注目一會兒後,就
盯在佳瑤美好的胸部,赤裸地暴露出男性慾望。
  
  頓時,佳瑤感覺到被侵犯不舒服……
  
  「小姐,很漂亮呦。」說完,酒醉的男人聳聳雙肩。
  
  本以為,男人要趁酒醉不規矩地伸手來對佳瑤進行性騷擾。甚至,佳瑤也興
起防備之心,肌肉自然地緊繃,打算男人伸出手時,就給他一記好看。
  
  握上那隻賤手,俐落的來個返腕。
  
  「先生,不要以為每個女人都可以這樣讓你亂來。」佳瑤出言恐嚇。
  
  「嗝!」男人打了個酒嗝。
  
  沒有預料到的情況發生,反而是很隨意地向後退一步,彷彿要讓出空間給佳
瑤走出來似的,像個紳士般。
  
  空間的讓出,使男人略低的頭抬起,正視佳瑤的臉龐,相互對看。
  
  沒有方才感受到的淫邪,亦無中任何一絲的停留。極大的反差轉變,意外地
讓佳瑤產生失望的情緒,牢牢地將她給包裹住。
  
  別自做多情,妳這個淫蕩的女人……
  
  男子的眼神中,毫無掩飾地傳達這個訊息。
  
  兩人交錯而過。
  
  「…裝什麼清純,穿成這樣又沒穿內衣…」男人啐了一口,有如嘲弄般的譏
笑說:「…擺明就是欠幹……」
  
  ……人家根本就沒有正眼看妳。
  
  咚!
  
  電梯門關上。
  
  霎時間,一種自虐式的羞恥感爬上心頭,瞬間漾出愧疚的心緒,壓迫佳瑤低
下頭,品嚐起這難以言喻的挫折。
  
  必須承認,儘管對於自己肉體上的渴望,同性間性愛的嗜好,讓她也常常覺
得自己淫蕩,但不代表她是人盡可夫的淫蕩。
  
  尤其是道德的界線下,佳瑤自己嚴守底線,對於想對她想入非非的色狼,及
不法念頭的男子,她都毫不猶豫的給予嚴懲及拒絕。
  
  可是……還是頭一次被男人給拒絕,且還是個醉漢。
  
  要知道,神智不清的男人,可以說是最本能的動物。不能置信……自己的美
貌居然沒有被他給放到眼裡。
  
  這個情景,讓佳瑤原本的好心情降到谷底。
  
  自己的身體……已經沒有魅力了嗎?
  
  從沒有過的一股疲憊,無聲地降臨在佳瑤的身體。讓她像個機器般往自家邁
進,但腦子裡卻是思考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直到進入家門,這個念頭被莫名的場面給徹底散去!
  
  玄關,凌亂擺放兩雙鞋飾,看得出來是一男一女。延伸到底,是張歪斜的單
人沙發,是先生最愛的座椅。而這一路,有著不屬於自己的女性私密衣物,靜默
地散落在通往臥室的地上。
  
  此情此景,佳瑤僅有一個念頭──
  
  丈夫出軌?
  
  就當懷疑先生對自己的堅貞時,一陣男女對談的零星細語,隱隱約約地從她
心目中最神聖的寢室傳出時,那懷疑的念頭幾乎快變成肯定。
  
  自己最愛的老公……外遇了!
  
  突來的打擊讓佳瑤佇立在門口,呆若木雞。她不知道自己該逃出門外,當做
什麼都沒發生過,亦或是直闖臥室,責罵這對狗男女。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她堅強的心靈出現縫隙……
  
  佳瑤站立好一陣子後,最後骨子底軍人那股勇往直前的氣魄,令她咬起銀
牙,鞋也不脫的往臥室走去。
  
  她決定,去承受這個足以讓她崩潰的場景!
  
  咖搭!咖搭!
  
  佳瑤不疾不徐地前進,走向自己熟悉的臥房。
  
  或許是認為在也不會有他人進屋內,也也可能是這對偷情的男女太過急色,
臥室的門並沒有關緊,露出半開著的空間,完全讓佳瑤能夠看到裡面那傷心欲絕
的畫面。
  
  一個年紀很輕,大概剛成年沒多久的學生妹,脖子上鑲著一個黑色的皮制的
項圈,穿著甜美的學校制服,像個女僕般高跪在床邊,雙手捧著一根淺褐色的籐
條,恭敬地對著坐在床上的老公說:
  
  「主人,賤奴今天共犯錯三次,請主人處罰。」
  
  丈夫的面部沒有任何表情,嚴肅無語,卻對佳瑤產生猛烈的衝擊。
  
  不敢相信,平時在她眼前總是嘻皮笑臉、無止盡討好他的先生,會展露出這
種……強勢的面貌。彷彿征服一切、藐視天下的男性魄力,從他身上無法克制地
外洩而出。
  
  然後跪倒在他面前的小女生,就如同被訓服的母畜,乖巧無比。
  
  敬畏的心情,瀰漫在佳瑤的內心,帶出難以想像的情緒。
  
  能讓這個小女生青睞于他,說明老公是個比自己想像還要優秀的男性,是結
婚這些年來未曾發現的。特別是,小女生那雙充滿依賴眷戀的目光,牢牢注視丈
夫的時候,就讓佳瑤察覺到自己的身體緩慢地發熱,不受控制。
  
  「轉過來,屁股翹高。」
  
  先生面無表情抓起藤條,而小女生異常欣喜地磕頭道謝。順從地轉過身,抬
起臀部說:「謝謝主人。」
  
  說完,小女生自行撩起學生制服的短裙下擺,沒有絲毫猶豫。
  
  好像刻意展示給佳瑤的戲碼,悄悄地揭開序幕。
  
  一對圓潤玲瓏、小巧迷人的屁股就暴露在碩大的臥房內,毫無任何的布料遮
掩,清晰地裸露而出。
  
  就如同自己的上半身一樣,少掉內衣的約束,反而產生出另類的視覺衝擊。
  
  佳瑤原本要踏入寢室的步伐,在這個瞬間停頓下來,沒有再邁進一步。
  
  她凝視著小女生姣好小巧的美臀,下意識地與自己比較。不論是從顏色、形
狀、或是彈性,她都敢保證不遜於任何人。
  
  不過……女孩臀肉上隱隱可見的鞭打痕跡,有如渾然天成,絕妙地襯托出哀
悽的美艷,媚態十足。
  
  先生右手握著藤條,左手撫摸起女生的屁股,表現出非常濃郁的愛意,並不
在意地親吻上去。
  
  噗通!
  
  莫名的一記心跳,重重地敲打在佳瑤的靈魂,激射出一種嫉妒、期待、還有
不甘心與想轉身離開的複雜心情。
  
  不論是闖進去,或是轉頭離去,皆是簡單的事情,但輪到自己抉擇時,卻是
無從下手。只有眼睜睜地看著相愛的丈夫在自己面前搞婚外情,品嚐著心碎落魄
的感覺。
  
  不對……還有股矛盾的身體本能反應……
  
  猶如掙脫道德的鎖鏈,將自身解放的感覺,順著逐漸增高的體溫,越顯濃烈
炙熱。似乎老公的這些背叛舉動,能夠來掩蓋與壓抑自己脫序在性愛重的忘情。
像是用手、靠道具的自瀆,或是與蕙玲的同性交歡。
  
  颯!
  
  就在佳瑤沉淪於不停循環的死結中,一聲藤條擊打在皮肉上的脆響和緊跟而
來的慘叫,打破這微妙的平衡。
  
  「嗚呀!」小女生吃痛地叫喊。
  
  立即,她淡黃色的臀肉上,就泛起一條深刻的紅痕。雖臉蛋糾結,可是她的
眼神中,充斥著被滿足的歡愉。
  
  臀部一緊。
  
  佳瑤感覺到那一下鞭打好像重擊在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感,透過神經傳
遞,不自覺地渾身顫抖起來,特別是自己的私密處。
  
  有點潮熱的腔道跳動地抽搐,產生出搔癢難耐的震動,一路延伸到陰道的深
處,竄入到子宮內部。
  
  「謝謝主人。」
  
  她轉頭注視著先生,眼眸中透露少許的痛苦,更多的是對他的期待。癡迷的
目光,嚮往著下一次的擊打,充斥著愛戀與幸福的神情。
  
  颯!
  
  老公揮手在小女生的屁股上留下第兩條紅痕,伴隨著她痛苦又快樂的叫聲。
眼框的淚水決堤流淌,但瞳眸裡依舊是順從和眷戀。
  
  「謝謝主人。」
  
  有一種全盤皆輸的感覺……
  
  很不服,卻又不得不服。佳瑤確信自己無法像小女孩一樣,做到這種地步。
就算自己身愛著丈夫,但像她這般完全心靈與肉體的臣服,是驕傲的自己不可能
做到的。
  
  所以……心愛的老公才會在這個女孩前,展現自己不曾看過的面貌嗎?也因
為如此,才會與她發生外遇嗎?
  
  颯!
  
  第三下的鞭撻。
  
  「謝…謝主人。」小女生顫抖地說著。
  
  責罰結束,先生把籐條放置在一旁,伸出自己厚實且溫熱的手掌,覆蓋在小
女生已經紅腫不堪的臀肉上,溫柔地讚賞說:
  
  「妳表現的很棒。」
  
  「嗚嗯……」小女生釋懷地呻吟。
  
  她的肌肉在手指的牽引下漸漸地放鬆,不如方才緊張,如釋重負地。彷彿鞭
打的責罰,能夠彌補她今日犯錯的愧疚。
  
  不僅肉體,甚至連心靈也跟著放鬆。隨即,那股莫名燃燒的情欲頓時整個被
解放出來,在老公的溫和愛撫下,享受著手指滑過鞭痕的感覺,好像連綿不絕地
絲絲酥麻,漾出陣陣的漣漪。
  
  「喔噢……」青澀婉約的浪啼,說明她的歡愉。
  
  如波浪般的快感,慢慢地擴散到全身,啟動起她渾身上下所有的慾望細胞,
毫無遺漏地體會這份快樂。
  
  「嗯唔……」
  
  撫摸之後,就見小女生轉頭,用淚眼婆娑的朦朧目光注視著老公,委屈地嘟
起小嘴,似乎在期待些什麼?
  
  丈夫微笑,俯身托住她的下巴,濃情地給他深深一吻。
  
  啾。
  
  唇瓣分離,激起水聲,還帶有一絲唾液纏綿的銀線。
  
  接著,小女生又回歸原本的姿態,掀起制服的裙襬,雙手掰開她佈滿鞭痕的
淺黃色屁股,讓她最私密的兩個孔洞給綻放開來。
  
  堅定的模樣,好像在表達說:
  
  來吧!我準備好了。
  
  「想要了啊?」先生解開自己的褲頭,「那麼,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嗎?」
  
  「主人,請好好踐踏奴隸吧!」小女生用無恥且下賤的口吻說著。
  
  門外的佳瑤,一下子感受到巨大的羞辱。因為眼前老公那根勃起突出的陽
具,應該是專屬她一個人的。
  
  然後,就在她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眼睜睜地望著興奮地肉棒貫刺小女生
的陰道,插入到最底部。
  
  「嗯呀!」小女生欣喜地嬌啼。
  
  後背的體位,男人駕馭女人的粗暴。禁錮著女生的腰部,全力扭臀擺動。
  
  直到這一刻,佳瑤才終於接受這個事實……
  
  淚水不受控制地流出,是種遭受殘酷背叛的苦悶。因對先生的愛戀,還能咬
牙忍受稍早他對小女生的鞭苔調教,但性器交合的體液纏綿,不管是誰都按捺不
住。
  
  此時,佳瑤大力地把門推開,渾身不停地發顫,歇斯底里地嘶吼:
  
  「張財德!你在幹什麼!」
  
  她連名帶姓的叫喊,把所有的憤怒都包含在這幾個字內。
  
  不需任何的語言,從顫抖的身體還有沙啞吼音,全數表達所有的一切。帶著
憤怒、傷心與失望等等複雜的情緒緩慢的走向老公。
  
  但更多的,是妒忌與不甘。
  
  ……為什麼是她……而不是我呢?
  
  丈夫停下自己的動作,喉頭滾動,想說的話卡住在胸口,沒有任何的解釋話
語。
  
  他的舉動,讓佳瑤原本已破碎的心,完全變成粉末。
  
  啪!
  
  驚人的一聲脆響,在先生臉上留下鮮紅的巴掌印。
  
  她留著眼淚,看了看床頭掛的那張放大的婚紗照。照片中的老公,笑得是那
麼的燦爛,而身旁的自己,是那麼的幸福。
  
  「我們離婚吧!」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
  
  第三章
  
  
  「客人,這酒很烈的,小心醉。」吧臺的酒保在遞出酒杯時,好心提醒。
  
  儘管,酒吧裡的舞臺上有著熱情奔放的樂手,演奏浪漫抒情的歌曲,足以撼
動在場每一個人的心靈,卻不包含佳瑤。
  
  因為她的感情沒有溫度,破碎的心無法顫動,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丈夫的身
影……
  
  除了背叛的憎恨外,還也其他無法言喻的情緒。
  
  自己是那麼愛丈夫,愛得無比的深!
  
  為了與他共結連理,拒絕多少進入豪門的機會,選擇去當個部隊的副主官,
過起平凡的生活;為了他,把自己的身段完全放下,盡力的去扮演這個社會制定
的完美女性,做起男人最愛的「人妻」;也因為他,佳瑤在產後沒打退乳針,是
為了他那些特殊的喜好。
  
  曾經是那麼甜蜜的生活,就在今夜變調。
  
  佳瑤並不算是個堅強的女人。或者說僅有在感情上,她並無法像對待其他事
般理性、堅毅。
  
  然這種難以說明的詭譎情緒,使她下意識地點選不加水的威士忌。
  
  因為這時的她,只想好好大醉一場。隔天醒來,心愛老公就在身旁對自己關
懷地說:
  
  「瑤瑤好老婆,怎麼了?妳做了場惡夢了嗎?」
  
  不過……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傷心之餘,手上的威士忌一乾而盡。就算身為軍人的她,對酒精並不陌生,
但一飲吞盡的莽撞,仍讓她忍不住地咳了幾聲。
  
  「咳咳……」
  
  「嘿,美麗的小姐,能請妳喝杯酒嗎?」
  
  酒吧裡,最不缺這類獸性慾望的男性,無比渴望地與女人來一夜情。理所當
然,沒多久時間就有男子去跟這位性感貌美的佳瑤搭訕。
  
  「走開!」對於這種下流的男人,佳瑤很果絕地回絕。
  
  被拒絕的男子被沒直接離開,而是在旁持續觀察佳瑤,看她再次點了相同的
威士忌,並一口氣喝半杯後,不免暗自竊喜,心想等會兒酒精發作,就能順理成
章地將眼前的美女給帶走,接著找個汽車旅館開房間,把她姦淫在跨下。
  
  但是革命尚未成功,體內的獸性還不能解放。男子不死心地做到佳瑤身旁的
位置,一手無恥大膽地要去搭上佳瑤的香肩,另一手對起酒保招呼說:
  
  「給我與這位小姐一樣的酒,兩杯。另一杯請她。」
  
  啪!
  
  佳瑤一手拍掉伸往自己的髒手,隨即抓起剩下一半的威士忌,狠狠地潑在男
人的臉上,並冷酷地說:
  
  「滾!」
  
  一觸及發的衝突,上演在兩人之間。
  
  狼狽的男人面子丟光,惱羞成怒地吼說:「靠!妳這個瘋女人!」
  
  他起身,右手握拳,而上往下地扣打。
  
  然後受過專業訓練的佳瑤,目光頓時清明,朦朧的酒意被這男子抓狂的舉動
給驅散,正打算要好好「回禮」的時候,一位年輕的男生擋在佳瑤的面前,輕而
易舉地握住男人暴怒的一擊,理性地說:
  
  「先生,請你不要再胡鬧,要不然我就要叫警察過來處裡。」
  
  「媽的,明明就是眼前的賤貨……」
  
  話沒說完,就見到年輕的男人取出口袋的智慧手機,展示起他剛剛拍攝的精
采畫面。
  
  「我看到的可不是這樣喔。」
  
  狼狽的男子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加上他的舉動已引起周遭人群的注目。左顧
右盼後,只能悻悻然地離去。
  
  「謝謝。」佳瑤禮貌性的答謝這位出來幫忙的年輕男生。
  
  「要謝的話,就請我一杯酒。」見義勇為的男子轉過身,藉著討酒的方式也
趁機搭訕。可是,當他看到佳瑤的臉蛋時,卻驚慌失措起來。
  
  「副……副庫長好!」男生口吃地說。
  
  他是陳彥廷,佳瑤單位裡的士兵。而看到長官的他,下意識地立正敬禮,一
副惶恐的樣子,令她莞爾不已。
  
  萬萬沒想到,他剛看到一個背影身材極佳的女子被人騷擾,情節猶如電影
般,心想可以來個英雄救美,來個美麗的邂遘,哪知道卻是倒楣的遇到單位的長
官,心中不由得一陣不爽。
  
  不過話說回來,佳瑤平常在部隊中只穿醜醜的迷彩服就掩不住她的美麗,此
刻一身性感低胸打扮,光是惹火的乳溝、勾魂的美腿兩處已經足以令男人慾火焚
身,更遑論那集純潔、嫵媚、成熟於一身的臉蛋。
  
  看到如此模樣的長官,也忍不住吞起口水來。
  
  「嗯……原來是彥廷啊。已經放假了……私底下不用對我敬禮。」佳瑤酒醒
一半,又看到是自己的弟兄,整個人差不多清醒。儘管心痛難耐,但面對部屬,
她仍是打起精神,展露招牌地微笑對彥廷說:「副庫今天就請你一杯好了,你要
喝什麼就叫吧,等一下算我的。」
  
  「謝謝副庫。」彥廷在答謝的同時,也很自動的坐在佳瑤身旁的位置,對酒
保點餐說:「給我一大杯生啤酒。」
  
  「副庫,妳怎麼會來這呢?」啤酒上來時,彥廷主動提起話題。
  
  「怎麼,不能來嗎?」佳瑤不帶情緒地回應。
  
  「啊…呵呵……可以可以……」長官的冷漠,令彥廷不敢多問,只能沉默地
喝飲一口悶酒。
  
  咕嚕。
  
  「那……你呢?」佳瑤見到下屬的尷尬,也有點不好意思,隨及提起精神反
問,來化解剛剛的失禮。
  
  此外,她對於這位弟兄在部隊的印象還不錯,卻也不怎麼瞭解他,心想趁此
機會,就當來個訪談吧!
  
  「我和朋友們過來這酒吧喝點東西,順便欣賞音樂。」彥廷老實地回答。
  
  「跟你女朋友?」
  
  「唉,別提了。」彥廷搖頭,「今天我本來找女朋友過來的,結果她告訴我
今天要留在公司加班。所以……就變成與朋友過來。」
  
  「原來如此。那你女朋友在哪裡工作呢?」
  
  「晶映。」彥廷答覆。
  
  噗通!
  
  心臟抽痛了一下。
  
  晶映……是丈夫上班的地點……
  
  「呃……晶映,是那家面板大廠嗎?」佳瑤若有所思地說著。
  
  她的腦海,又再次回想到稍早之前的揪痛場景,自己的老公與不認識的小女
生,一同在自己的床上,進行那沒有廉恥的性愛淫戲。
  
  想到這,她的眉頭微微一皺,雙眼閉起。
  
  然這一切彥廷都看在眼裡,臉上卻沒任何的表情。從簡單的話語中,他察覺
到一些不尋常的苗頭,所以沒有繼續與佳瑤對談下去。身旁的佳瑤,還是陷入回
議當中,臉蛋露出悲傷的情緒。
  
  他端起酒杯,轉移焦點地說:
  
  「副庫,謝謝妳請我喝酒。」
  
  「喔。」佳瑤回神,也端起自己的酒杯,「不用客氣。」
  
  匡噹!
  
  酒杯相碰,撞出脆響的聲音。
  
  說不清的奇特氛圍,緩慢地飄盪起。
  
  與此同時,有位一頭金髮,耳朵穿環無數,穿著垮衣垮褲男生走過來,向彥
廷打招呼說:
  
  「喲!宅廷,你在這啊。哇靠!!馬的,他媽原來你都扮豬吃老虎,有這樣
的正妹自己偷躲起來聊阿!」
  
  好不容易建構出來的曖昧,頓時消散抹去。
  
  彥廷滿臉緊張,怒瞪金髮男子說:「噓!別亂說,這位是我們部隊的長官。」
  
  「喔!」金法男子語尾上揚,理解地點頭說:「就是你說的那位……」
  
  話還沒說完,彥廷就接話說:「是是是,沒錯,就是我說的那位領導有方,
美貌與智慧兼具,又十分照顧我們的超好副庫長,有什麼屁事快說!」
  
  金髮男子看了看佳瑤,又轉頭對彥廷瞟了一個饒有深意的眼神,隨後說:
「喔,我要菸啦。他馬的那猴崽子把我整包菸拿去孝敬新釣的正妹,手上沒菸,
先跟你擋一根。」
  
  他們的對談,讓身旁的佳瑤忍不住露出笑意,打趣地說:「咦!原來碩士生
也會抽菸阿,在營區可沒看你在吸菸區裡待過。」
  
  彥廷的嘴角有些抽動,不爽地從口袋裡拿出一包香菸,說:「拿去啦!」
  
  金髮男子不客氣的接過,一臉開心。然後,給他個別有意味的挑眉,暗示地
說:「你要不要回去,今天這碰到的美女超正點的。朋友一場,別說我不挺你,
跟我走吧!」
  
  只見彥廷露出為難的神色,金髮男子才恍然大悟地說:「啊!抱歉抱歉,有
這麼正的長官在,那些女生的確不算什麼,那我不打擾你了,先走囉!」
  
  「靠,你亂說什麼,再亂講話你試試看。」彥廷有點做賊心虛地罵著金髮男
子。但對方絲毫不在意,搖著手中的香菸離去,且開玩笑地說:
  
  「有異性,沒人性呀!」
  
  說完,就離開兩人的視線。
  
  彥廷乾笑,略顯尷尬地坐回位子上,帶著歉意向佳瑤說:「副庫對不起,我
那朋友就這樣愛亂說話。」
  
  「沒關係,是個挺有趣的人。」佳瑤用手勢表示不在意,微笑地又說:「倒
是你,蠻超乎我意料的,呵呵。」
  
  「……」彥廷無語。
  
  話鋒一轉,佳瑤又問說:「怎麼不跟你朋友過去呢?」
  
  彥廷沒有正面回答,而是露出一種令人無法忽略的複雜神情,凝視佳瑤一會
兒後,才淡淡開口說:「不用了,我想在這坐坐。」
  
  霎時間,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靜謐地拿起各自的酒杯默默喝著。
  
  早該打散的曖昧氣氛,不知為何又凝聚靠攏。
  
  或許是酒精下肚,亦或是方才彥廷英雄救美的舉動,此刻的佳瑤毫無身為長
官的態度,用專屬女性的撫媚笑容,輕聲地詢問說:
  
  「怎麼,難道你是想陪我?」
  
  她的眼神,流露出難以言喻的笑意,甚至夾藏著莫名的期待。
  
  似乎受到佳瑤的影響,彥廷嘴上也開始有點不正經,輕鬆的回應說:
  
  「是啊!我想多和我們全台最美麗的副庫長培養感情。」
  
  「哼!拍馬屁。副庫我早已經人老珠黃沒人要,哪有什麼好陪的。」
  
  臉泛潮紅,不知是酒醉還是羞怯,發出的語音帶有撒嬌的意味,彷彿想要從
面前的年輕男性獲得讚賞的詞語。
  
  「哪會,副庫長天生麗質,就算在軍中沒什麼保養,現在看起來還是跟剛出
社會的小女生沒兩樣,一樣那麼的正,那麼的令人渴望。」彥廷滔滔不絕地稱讚
著,講得佳瑤滿臉笑意,心花怒放。
  
  「呦喔?那你對我有什麼感覺呢?」
  
  這話一出口,佳瑤登時覺得不妥。
  
  就算再怎麼放鬆,那怕彼此不是長官與部屬,不提彼此相差快十歲的年紀。
按她的個性,都不該對這交情不深的人說出這些話語。
  
  剛剛那句話的語氣以及神情都露出不少的迷情氛圍,是她僅有在老公面前才
會表現的俏皮一面。
  
  然而……話已說出口,如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
  
  彥廷也對佳瑤的提問給弄失神。
  
  尤其是佳瑤那雙嫵媚撩人、風情萬種的挑逗眼眸,以及由那對性感火熱誘人
的紅唇說出如蜜糖般膩人的話語,加上不經意的撥髮甩頭,不僅撩起他靈魂深處
的那把無名慾火,也勾走他的魂魄。
  
  正當佳瑤想說出補救的話來挽回她大膽的問題時,彥廷突然回神,認真地
說:「我當然也很渴望。」
  
  這下,換成佳瑤愣住,轉為驚嚇和失措的表情望著彥廷。
  
  四目凝視,時間宛如定格般。
  
  「哦……啊……副庫,我……」不知如何是好的彥廷,率先打破這尷尬的互
望,大口喝起杯中的啤酒,想要轉移他們之間那團濃厚詭異的氛圍。
  
  「喔…嗯……」佳瑤支支吾吾,她也著轉回吧檯,拿起杯子灌入一大口的烈
酒,想藉此壓壓這股亂跳的思緒。
  
  不行!不能亂想!我是有小孩的,我是有老公的!
  
  可是當她一想到「丈夫」時,佳瑤的思緒又沉入悲傷的泥沼……
  
  抒情的樂曲仍持續演奏著,卻無法掩蓋濃烈如墨的負面情緒,將她整個人給
沒頂,瞬間讓她覺得呼吸困難。
  
  與此同時,耳中傳入彥廷的聲音,好像一隻來自光明的手,打算把她緊緊握
住,並抽離那灘絕望的深淵。
  
  「副庫長,妳看起來很悲傷,可以跟我說說嗎?我願意聽,一起和妳分擔這
份悲傷。」
  
  「你懂什麼呀!一個剛從學校畢業,有著幸福感情的二十幾歲小毛頭,懂個
什麼東西,能分擔什麼啊!」佳瑤歇斯底里回嗆。
  
  她知道,內心好不容易組起的高牆,就被如此輕易地打破。
  
  而且,她又看見彥廷深邃的眼神,後續想講的話硬生生地憋住。整個情緒鯁
在喉嚨,眼神盡是無限的悲傷與無助。
  
  「對!我是個小毛頭,沒有遇到什麼挫折,但是我知道,情緒不舒發,累積
到一定會讓自己崩潰。」
  
  彥廷把心中的話語,用真誠且認真的口吻訴說出來。
  
  猶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佳瑤的情緒從內心高牆的縫隙中滲出,隨即
潰堤氾濫,好不容易才遏阻的難受如海嘯般宣洩,像是找到出口般,對起眼前的
彥廷好像無止盡地訴說。
  
  有甜蜜、悲傷、酸澀、苦痛、丈夫、孩子,甚至是前男友,一股腦兒的從佳
瑤口中一一道出。
  
  烈酒不知道喝下多少,朦朧的心緒突破一切的障礙,佳瑤把彥廷當作是最知
心的朋友,將所有的事情向這位和自己相差快十歲的部下話說從頭起;而彥廷也
和她同仇敵愾,一起笑、一起罵,悲傷時輕拍她的美背,痛哭時遞過一張張衛生
紙。
  
  最後講起丈夫外遇的事情。
  
  佳瑤淡然地說:「我是那麼的愛他,為他努力扮演的賢妻的角色,滿足他身
為男人的威嚴,為他犧牲自己的喜好,甚至配合他的想法,定期吃藥,這些我都
沒有抱怨過。我那麼的為他,結果……」
  
  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那……離婚吧!」彥廷說。
  
  「可是……」儘管離開前,佳瑤對丈夫烙下了這樣的重話,但真要她簽下那
張離婚協議書,心中又不免開始躊躇起來。
  
  「我看還是別離婚吧,不論如何,小孩子還是得要有個健全的家庭,對他的
成長才會完整,況且……佳瑤姐妳也還無法徹底切斷這份感情。」
  
  交談間,彥廷已經打蛇隨棍上,稱呼由副庫晉陞到佳瑤姐,彼此間的感覺也
在這樣的對話中更為親近。
  
  此時,也不知怎麼一回事,酒吧裡的樂手對著麥克風說:
  
  「因客人的臨時點播,下一首歌曲是梁靜茹的『分手快樂』。」
  
  語畢,原本熱情奔放的歌手轉為內斂,整間酒吧的燈光也跟著昏暗起來。後
頭的伴奏,彈演出歌曲的前奏,唱起:
  
  「我無法幫你預言 委曲求全有沒有用
  可是我多麼不捨 朋友愛得那麼苦痛
  愛可以不問對錯 至少要喜悅感動
  如果他總為別人撐傘 妳何苦非為他等在雨中
  
  泡咖啡讓妳暖手 想擋擋妳心口裡的風
  妳卻想上街走走 吹吹冷風會清醒的多
  
  妳說妳不怕分手 只有點遺憾難過
  情人節就要來了 剩自己一個
  其實愛對了人 情人節每天都過
  
  分手快樂 祝妳快樂 妳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過冬 厭倦沉重 就飛去熱帶的島嶼游泳
  分手快樂 請妳快樂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離開舊愛 像坐慢車 看透徹了心就會是晴朗的……」
  
  歌曲緩慢地唱訴,把佳瑤內心的不甘給投射而出;烈酒一杯接著一杯,讓酒
精支配身體,飄盪在意識模糊的空間,想要徹底解放。
第四章
  
  
  朦朧間,佳瑤感受到自己的意識從深層浮起,渾身疲憊的倦覺漫遊在她每一
寸肌肉上,連動個手指頭都顯困難。
  
  她很努力集中精神想看看身在何處,卻發現視線依舊模糊不清。
  
  微微能見到上頭的天花板發出昏黃的燈光,耳朵能聽聞冷氣運轉的馬達聲,
鼻腔裡嗅到有些不習慣的尼古丁味,還有舌尖上殘存的酒精。
  
  接著,佳瑤察覺到身體傳來一陣陣外來者賦予的刺激。她不由得左右觀望,
發現到眼瞳投映的恍惚世界裡,有一位赤裸上身的男人,隔著自己的連身洋裝,
用手掌覆蓋在自己的雙峰,溫柔又眷愛的撫摸。
  
  「嗯……」佳瑤輕哼。
  
  身上的男人察覺到她的動靜後,有點緊張的停下自己的騷擾動作。
  
  ……是……是老公嗎?
  
  「唔……」佳瑤艱難的動起身子,但仍是癱軟無力。
  
  她的視野內還是一片白茫茫的碎影,可是男人給她的感覺似乎是她那心愛的
老公。
  
  奇怪的是,她身處的環境不像自己的家裡。
  
  柔軟的圓形水床、正對著床的那面大鏡子,以及四周的擺設,比較像是情趣
賓館的房間。
  
  不自覺地回憶起……當年與丈夫熱戀時,有去過類似的場所。
  
  如今數年過去,只留下一點糢糊的印象。
  
  「妳醒啦。」聲音聽起來是那麼溫柔。
  
  而此刻再次面對最愛的先生,佳瑤的心情複雜萬分。她挪動自己無力的雙
手,用力地想要將眼前的老公推開,口中也嘶啞地叫喊:
  
  「走開!別壓在我身上,你不是喜年輕的嗎?去找你的小狐狸精呀!」
  
  她賭氣地吼叫,卻無法完全地表達出內心的怒意。
  
  說到底,她與老公相愛多年的感情,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全抹去。
  
  老公沒有二話,而是一股腦兒地將佳瑤緊緊擁抱,在她耳邊吹吐熱風,含起
耳垂柔情地說:
  
  「我的親親好老婆,是我錯了,我最愛最愛的只有妳,其他的賤女人我根本
不會想去碰,妳不過是在做夢而已。好老婆,我最最愛妳了。」
  
  ……夢!真的是一場夢嗎?
  
  如果不是做夢的話,自己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且老公又傾訴出自己心中
最想聽的話語。
  
  可是……從他身上傳來的雄性氣息、躁動的體溫,還有愛撫雙乳的挑逗,弄
得佳瑤感受到一股股的麻癢,都顯露無比的現實。
  
  她很努力地想把目前的情況給釐清,但腦海中一跳一跳的疼痛讓她的精神難
以集中,漂浮在混沌的識海,任憑丈夫把自己壓倒在床上。
  
  隨即,佳瑤發覺到脖頸後方的細繩被解開,而失去約束的洋裝跟著扯下,老
公的雙唇吻起自己嬌嫩的脖首,慢慢地向下移動,品嘗著她自豪的鎖骨,那片佈
滿敏感神經的白皙地帶。
  
  除親吻外,更用粗糙的舌頭沿著鎖骨的形狀貪婪地舔舐起來,彷彿吃著山珍
海味般,十分滿足地說:
  
  「佳瑤佳瑤,妳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餚。沒有人比的上妳,我要永遠的獨享
妳這天下絕等的美味,我愛妳,我要妳!」
  
  溫柔的字句包裹著濃稠且甜蜜的糖衣,聽得佳瑤心花怒放,整個人欣喜地暈
頭轉向。這種充滿佔有、侵略的情話,搭配嘴唇激烈的吸吮、熱吻、舔弄,讓她
又恢復成原本幸福的人妻模樣。
  
  馬上,舒爽又歡愉的呻吟,就從佳瑤的口中流淌:
  
  「嗯喔……」
  
  應和的佳瑤的吟啼,先生手上的動作突如其來地由輕柔轉為強硬,強勢且主
動的侵略,不同於過往前戲時的溫情。但對她來說,這種帶有粗暴的舉動,反而
誘發出另類的興奮情慾,和平時的感覺截然不同,是種新奇的體驗。
  
  隨即,自己豐滿傲人的柔軟雙峰,終於與粗糙有力的手指親密接觸。沒有布
料的阻礙,火燙的炙情熊烈的傳達過來。五根手指擠壓搓揉,宛如揉麵團似的,
一道道的力量接二連三地從肌膚滲透進去。
  
  「嘶……嗚喔!」佳瑤吃痛地喘息。
  
  老公並未因此而減緩,而是持續的加重力道。在蹂躪乳房的途中,更是攀登
上頂端的兩粒小蓓蕾,一下搓捏一下扭轉,發動最強烈的攻擊。
  
  自認識至今,第一次被丈夫如此殘忍對待。
  
  過往的他,有時太在乎自己的感受,而無法體驗到不同的情趣。畢竟,女人
心,海底針,總會希望有時候能被粗暴地對待,感受被男人全數征服的快感,且
甘心成為他的所有物。
  
  就如同佳瑤此時的嚮往,不自覺地影響著老公的行為愈來愈趨向本能。
  
  不僅褻玩淫虐著自己的胸部,甚至像隻瘋狗一樣亂啃亂咬,有別於過往對自
己每一吋的親吻、每一吋的愛撫,那種單純的溫柔。
  
  但是靈魂深處的那一份真摯的渴望,就在這一刻顯露無遺。
  
  這種受人強迫,無從抵抗的感覺,漸漸地轉化為一陣陣搔癢難耐的性慾,打
從體內深處猛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上一篇:不道德关係 下一篇:没有了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