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Rah131 { DISPLAY: none } .Rah131 { DISPLAY: none } 10 杜幽蘭返回屏東已經第三天了,她一直待在她一個開理髮店的朋友那裡,極 少在外露面。她要不要立即返回台北,仍在猶豫。 昨天早上當她去縣警局看她表弟,真是無巧不成書,出門時竟迎面碰上了她 朝思暮想的男人;那一瞬間,天知道有千百個念頭在她心田閃現,多到極限的念 頭似乎又等於零…一個也沒有,以致她完全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做。好在他沒認 出戴著墨鏡的她來,就在錯過身的剎那,她清醒了,決定不再回頭,望一眼都不 必了。 如此想著便上了計程車。她畢竟是個多情女人,尤其是那壓抑已久的情感, 終於忍不住還是回頭望了一眼,沒料到他仍然站在那兒,也望著她。這感情是多 麼矛盾的事情呀! 那麼他現在必定已猜得到是她無疑了,但他會尋覓她麼?現在他已和如玉訂 婚了,應該是斬斷過往所有情絲的表示,縱使再見面又有何意義?何況顏如玉在 訂婚那晚急急催促她離開,不正是表明不歡迎她嗎? 歸去吧,台北的男人此刻說不定正拿著她的照片懷有萬種相思哩!不對,如 果屏東的男人早對她死了心,那如玉害怕什麼?何必急急趕她走呢?他一定還是 想念她的,而且深深地!多麼矛盾的事呀!這感情。 杜幽蘭這一早便在理發椅上躺著,迴旋於情感的思潮中,始終轉不出來。 「姑娘。」她朋友將她扔了一地的菸蒂掃了起來︰「該回去台北了。」 「為什麼?」她和高森相同,像是自問、像是問天花板、就是不像在問她朋 友。 「想看的人都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還是不該看。」她的身軀肥胖,掃起 地來如跳舞那般搖呀搖的。 「你知道誰不該看?」她仰起頭問鏡中的自己。 「到處找你的人,最不該看。」 杜幽蘭一下坐了起來,這回是真的對著她問了︰「誰在到處找我?是誰?」 「那還用問?整個早上你沒聽到電話響了好幾通?」她朋友走到她身後為她 梳理長髮︰「都是霧台打來的,問我有沒見到過你,他們說,有人發瘋似的在找 你呢!」 「是他?」 「你的白馬王子。」 「那我該走嗎?」她從鏡中盯著她。 「我不知道。」她繼續為她紮起辮子︰「ㄍ一努浪的姑娘,霧台的顏如玉你 可認識?」 她猶豫了半晌,道︰「我認識,她是我同學。」 「他們前天晚上訂婚了,就是你回來的那天。」她朋友像述說一件稀鬆平常 的事般面無表情。 她又沉吟半晌方說︰「我知道。」 「都知道嗎?」她朋友嘴咬著發繩,專心為她的辮子忙碌,彷彿不願再開口 了。 阿蘭閉起了眼睛,思緒又開始旋轉起來。 他們是青梅竹馬、是初戀情人、也是有情人終成眷屬沒錯,但,一切都遠去 了,比霧頭山還要遙遠了,要能追回應該是在毫無負擔的情況下;可是如今他待 娶,且對方還是自己的熟朋友,而自己也有男朋友,如此狀況再延續下去豈不是 太強求嗎?強求的感情能長久嗎? 打從自己離開家鄉的那時起,便已注定了今日的結局,無話可說,那麼留下 來又有何益呢! 「我要回台北了。」她睜開眼睛再盯著她。 「早點走。」她用發繩將她辮子紮好︰「他很快就會找到這邊。」 阿蘭收妥了她的背包,走到她面前,緊緊抱住她,良久才說︰「恐怕,我不 會再回來了。」 「你是一位美麗的姑娘,台北的男人會愛死你。」她朋友在她耳畔說︰「可 以嫁人了,我祝福你。」 她們互相拍了一下肩頭,接著阿蘭頭未回地揚長而去,辮子一甩一甩地好看 極了。 她歎了一口氣,正埋怨著今天的生意極差,沒幾個客人光顧之際,就有人冒 冒失失地闖了進來。 「烏魯谷,是你?」她驚呼。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